2021年10月18日

遇到这种事,怎么说还得男人说话。而秋娇在姐夫面前说多少,那还不顶颜秋一句。并不是颜秋说话有多威风,而是决定几千年来。男人在现实中的主导地位。这是无可改变的根深蒂固的。

颜秋一直没有说着话,也就坐下来边给姐夫倒酒边说:“这事真还没有的说。金风竟然说出这些不良心的话,说老人一个月都有四五百块,都吃不完了,而我们带老人就是因为有利可图。我听到这话当真有气,现在我都跟姐夫们说一句,只要他们两个人可以要带老人想带老人,我就让老人跟他们。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水准的人,老人一年不到,就忙着要自己一个人弄,这又是为什么?她都那么大一个人,怎么不想想这些事情。”

“也不要激动,这春仔人家还是没有二话,但是金凤有话说,那也只能代表着金凤,跟春仔不沾边的,这种事情,也就只能跟春仔商量,那么多年兄弟,还不了解自己的弟弟是什么样子的人?”二姐夫看了看颜秋涨红的脸色。这颜秋人本就长的高大,这么情绪一上来,真还有几分横天的霸气。

“我现在说一句,这事真还有们兄弟去商量,岳父都老了,有些事情确实还缺少考虑,但们要考虑到他的感受。都近八十的人了,们还时不时让老人难过,我们做女婿的都看不过去。要是们同意,我把老人接到我那去养,保证让老人吃好住好。”大姐夫这话说的落地有声,掷水有响。

“现在秋娇说要怎么办?”三姐夫不想说,但这会也要表达了。但自己年纪最少,在这里也就没有话权,把这话权扔回给秋娇,看她想要多少。

“老人也都说了,把这三间屋给我,下面那三间老房子给她就成了,其他的真还没有什么好说的。我的意思也就是老人的意思,兄弟之间真还没有什么必要因为这么一些小事争来争去的。”这话说的冠冕堂皇。真要是老人说多少就是多少,这二十年来真要是这么分家,这二十年来的米饭也有价值了。

“我看我们就在这等一下,要是颜春他们一家人回来了,把颜春叫来,我们三个人在一边看着,们说的话,我们都有个记录,这无论如何兄弟之间不能让别人来看笑话。”

二姐夫这话说完,倒是让秋娇别眼相看。

“这些事三个姐夫也就只能做个见证,真的要怎么分,还的要们兄弟把握分寸。们都是儿子,老人多少他都无所谓,现在也就是说老人分的不公平,我们今天迟一会儿走,要是春仔回来了,大家在一起有个商量有个说法,该怎么做该怎么分都当着我们大家在这里分好。兄弟之间也就没有什么不是的。”

大姐夫并没有喝昏头,心知真要是现在几个人就站在秋娇这边,那如何对的起春仔。

“我也就这么说,她金凤要想要这三间屋本是可以的,但我听到这睦话心里不服输,要三间屋也就是这么一回事,而还要跟别人说老人跟我们还是我们得了便宜,我现在不想要这个便宜,我宁愿把这个便宜让给他去,让他们两公婆去得这个便宜。我真还把话说给姐夫听。春仔他也就该死的,都什么事都不管,一律交给老婆去打理,老婆是什么角色,大家还不是都清楚。也就三灰箩一样随便放那都是一个印子。这种人也就看出来,全桃花村真还找不到第二个这么蠢的人。也就春仔那笨猪,什么都听老婆的,有一天他总是要被这女人给输个底裤都没有,到时也就别想到我处来哭诉。”

颜秋想到那天金凤也就一个小时不到赢了一千多,还给了自己一百块,这事后想到还真有些不是滋味,自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叫她,也就随手扔一张来,真还没有把这当哥的放在眼里。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也就向施舍一样的扔一张过来,这真还有此接受不了。想想自己就好像个要饭的。

活着如花一般的女子

“我现在当着姐夫姐的面说这话,这三间屋我也是要定了,要么就让他们有本事来要,让老人也跟他吃几年,或者把老人十年的饭菜钱给算一下,让他们补偿一些给我们。”颜秋这话说的情绪过激,这后面的话就有些不按思维来了。

“这就说不了,我只能说一句,让做弟弟的考虑的感受,有时候,也的为这做弟的考虑一下。”三姐夫说话不多,而对于春仔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平。这小弟人样样都好,就是怕老婆。做男人有个底限就是在某些方面还要男人拿决定,而女人终究就是从两个不同的家庭来的,她们就的就是为自己孩子考虑,这放在任何一个女人都是正常不过的。也就出于这种想法,对于秋娇金凤各自为自己儿子着想的,真还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

“换句话说,有岳父去跟们兄弟沟通,又要好说话一些,但们都还要考虑到老人的感受。秋娇跟金凤两个人都做的有理,人都是自私的,这换谁都是一样的。刚才说,让春仔把这压这十年的米饭钱给算一下,这事最好就不要说,人家颜春每年都会给老人家千儿八百块,这都是老人跟我说的。人家对老人也是尽了心,有的事只是金凤想的不够周全。”二姐夫读过高中,这话说来句句在理,让颜秋两公婆想要回一句话也难。

颜秋跟他爹一样是个老实的性子,但骨子里却是有一股硬性。姐夫都这么帮着颜春说话,让他从心里生出一股反对的情绪。想到那天邱叶说的话,心里的一股无名火一下子也就被激出来了。身子猛的挺起,一脸刚毅的说:“我不管他们怎么说,反正要么这三间屋就给我,老屋给他,老人都跟我二十年,我都没有一句怨言,而他们反而说我是占了便宜,我现在就把话摞在这,我就是要占这便宜,他们有本事,也去占得了。我可以让给他们占。”

—–

(未完)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