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8日

灵漩的融合比之灵漩的分解要困难的多,因为需要融合的灵漩,都已经达到了真玄境的极致,无法再次提升了。

而灵漩融合便是要灵漩突破这个极致,达到新的高度。

随着苏莫的意念控制,两座灵漩彻底的结合在了一起,微微的颤动,缓缓的融合。

随着灵漩的融合,一股浩大莫测的气息从苏莫身上散而出。

时间缓缓的流逝,约莫三个时辰之后,这两座灵漩终于合二为一,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轰隆隆!

融合后的灵漩变得颇为巨大,远其他灵漩,微微运转,其内玄力如江河奔流,恐怖的玄力波动,极为惊人。

在苏莫这两座灵漩融合成功之后,其它所有的灵漩便自动将这座级灵漩拱卫在了中央,仿佛这座级灵漩是它们的领一般。

呼!

苏莫微微松了一口气,第一座灵漩的融合还算顺利,不过,他并没有高兴的太早,因为越往后将会越困难。

微微歇息了片刻,苏莫再次控制了一座灵漩,与那座级灵漩相融合。

这一次,苏莫更加的小心谨慎,不然的话,若是灵漩突然爆炸,能立刻要了他的命。

粉色甜美少女

这第二座灵漩的融合,比之第一座还要缓慢,苏莫足足用了五个时辰的时间,才彻底融合成功。

融合了两座灵漩之后,苏莫丹田之中的灵漩,包括级灵漩在内,还有四十七座灵漩。

即便只是融合了两座灵漩,苏莫感觉自己的实力都增加了不少。

随即,苏莫继续融合灵漩。

两日时间,转瞬即逝。

苏莫停止了融合灵漩,此时,他已经融合了五座灵漩。

五座灵漩融合成功,苏莫的实力又稍稍增加了一些。

随后,再次给宏青璇传讯,可是对方依旧没有回应。

哎!

苏莫见此叹了口气,联系不上宏青璇,他就只能先去苍穹神宫了,他实在没有时间等对方了。

“青火王,你过来!”

苏莫意念探入隔壁的房间,喊了青火王一声。

少倾,青火王便来到了苏莫的房间。

“青火拜见公子!”青火王向苏莫躬身行礼,面色尊敬无比。

此刻的青火王,心中对于苏莫再也没有了半点轻视之心,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敬畏。

苏莫的天赋、苏莫的实力,已经彻底折服了青火王。

青火王活了两百多年,哪里见过苏莫这么逆天的人物?

他现在他已经不敢再耍任何手段了,而且他心中也思量开了,苏莫如此逆天,将来必然非同小可,日后他跟着苏莫,说不定还能得到大量的好处!

“青火王,我交给你一个任务!”苏莫凌厉的目光直视青火王,声音冷漠的问道。

“公子请吩咐,青火必然完成任务!”青火王闻言立刻抱拳说道。

“嗯!”

苏莫微微颔,略一沉吟,道:“在靠近蛮荒山脉九十六城附近,有一座小城名为清元城,城内有一个宗门名为苍穹门,我给你的任务便是前去苍穹门!”

苏莫准备安排青火王去保护苍穹门,以青火王武王境五重的修为,在清元城方圆十数万里之内,基本上已经是最顶尖的高手了。

有青火王保护,他也能没有后顾之忧了!

苏莫但也不担心青火王耍花样,在荒域之内,他展现了强大的天赋和实力,已经给了对方足够的震慑。

最起码短时间内,对方不敢背叛他。

“前去苍穹门有何事?公子尽管吩咐!”青火王恭敬的问道。

“从现在起,你便是苍穹门的长老,日后坐镇苍穹门,保护苍穹门的安!”苏莫沉声说道。

“是,我这就去清元城!”青火王虽然不知道这苍穹门和苏莫是什么关系,但他还是立刻应了下来。

言罢,青火王便躬身准备告退。

“对了,你只是长老,在苍穹门之内要听从几位堂主的吩咐,若敢违抗我定不饶你!”

苏莫又补充道,他担心青火王仗着自身实力,在苍穹门作威作福。

毕竟,苍穹门之内,可没有人是青火王的对手。

“是!”青火王闻言心中一颤,急忙点了点头。

“去吧!”

苏莫挥了挥手,青火王便躬身离去。

待青火王走后不久,苏莫便也走出了房间,向黄阁主告别,而后离开了天涯海阁。

离开了天涯海阁之后,苏莫便再次的来到了荒域的入口处,因为苍穹神宫的入口也在此地。

不过,现在一月之期未到,荒域的入口并未关闭,不停的有人从其内出来,倒是让得苏莫无法开启苍穹神宫的入口。

这里是苍穹神宫入口的事情,可不能让别人知晓。

苏莫沉吟了片刻,便在入口不远处等待了起来,等待开启入口的时机。

等了几个时辰之后,机会终于来了,足足数十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人从荒域的入口出来。

苏莫毫不犹豫,立刻取出了圣子令牌,在其内注入五行玄力,向空中猛然一抛。

圣子令牌悬浮于空,金光大放。

轰隆隆!!

就在此时,虚空震动了起来,波纹四起,随即,就在荒域入口旁边数十丈之处,一个虚幻之门缓缓浮现,逐渐成型。

通过虚幻的门户,隐约间可见其内有一座座恢弘的建筑。

那便是苍穹神宫!

“终于开了!”苏莫见此心中大喜,终于打开了苍穹神宫的入口!

唰!

苏莫收回圣子令牌,随即身形一动,毫不犹豫的冲进了虚幻之门中。

随着苏莫的身形消失,虚幻之门便开始缓缓消散。

就在此时,一大群武者从荒域的入口处飞了出来,其中立刻有人现了那还未完消散的门户。

“那是什么?”一名青年武者望着还未完消散的门户,震惊的呼喊了起来。

其他人闻言,顺着青年的目光望了过去,但此时虚幻之门已经完消散,虚空中平静如水。

“师弟,你眼花了吧?”

“什么也没有啊?”

“我刚才看到一个奇怪的门户,不知通向何地?”

青年坚信自己没有看错,立刻过去查看了一番,甚至将虚空都轰碎了,但还是也一无所获。

最后,青年才无奈的和众人一起离去。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