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8日

法海称呼陈勾为师弟。

又称呼地藏王菩萨为师尊,所以……

陈勾的师父是地藏王菩萨?!

这么简单的逻辑推理,但凡正常人都可以完成。

正因为这样,天音寺众生看向陈勾的目光全都变了。

行走在人间的地藏王菩萨弟子,对这个世界的佛门而言,是何等尊贵的身份?

其实陈勾自己也被狠狠地惊了一下,却是没想到法海背后竟然还有这样一层背景。

但仔细一回忆,就发现其实一切都早有端倪。

譬如法海在施法时经常念的咒语……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般若巴嘛空!”

大威天龙代表他自己是大蟒蛇神转世,师尊地藏自然指的是地藏王菩萨。

如果不是有极为密切的关系,怎么会在咒语中专门附带菩萨法号?

岭南美女们尽展风情图片

陈勾回过神来笑道:“一切安好,不知法海师兄想让我做什么?”

法海法相低头俯视天音寺众僧,而后又环首看了眼相比其他世界佛门寺庙显得异常空旷,只有一座未知佛像的佛殿,沉声道:

“此寺尚未有佛陀菩萨意志降临,烦请师弟说服寺中众僧在大殿内立师尊地藏菩萨佛像,如此师尊可吸收此界信仰,为成佛增加一份助力……”

陈勾听完立刻就明白了一切。

佛门普度众生,说到底为的就是信仰。

陈勾虽然没走这一道,却也不难猜到无论是证道菩萨,还是成佛,恐怕都少不了庞大的信仰之力支持。

不然佛门为什么要在诸天各界都传播佛法,广立寺院,招收信众来者不拒?

既然天音寺的信仰对陈勾没什么用,答应法海原本也是理所应当,反正他自己没什么损失。

何况当初在白蛇世界,法海对他颇有照顾。

但……

地藏王菩萨身在地府,发大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现在帮他成佛,岂不是损害地府利益?

陈勾要是这么做,算不算二五仔,冥王阿茶会不会找他麻烦?

正是顾忌这一点,所以陈勾眉头不由皱起,没有第一时间答应。

法海却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威严冷峻的面容上露出些许罕见的笑意,说道:“师弟可是顾忌地府?此事已经冥王同意。地府情况复杂,佛门亦不平静……师弟应该能想明白。”

地府情况复杂?

佛门也不平静?!

意思是地藏王菩萨发大愿,要度空地狱背后没有那么简单,佛门内部也不是看起来的那样风平浪静,铁板一块?

陈勾仿佛闻到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气息……

沉思的同时,陈勾转身看向普泓和普空等老僧,笑问道:“几位大师也都听到了,不知有何想法?”

既然法海都这么说,那就没必要再担心什么了。

冥王同意这件事,法海不可能骗他,因为只要再见到阿茶一问就知道真假,堂堂地藏王菩萨和罗汉尊者还不至于为了这种事而自败名声。

三大神僧对视一眼,不用任何言语交流,就确认明白了互相的意思。

方丈普泓上前两步,没有任何犹豫的双手合十,对法海法相拜道:“尊者慈悲,弟子等愿供奉地藏王菩萨,愿菩萨早日证得佛果。”

“如此甚好!”

法海笑容收敛,点了点头,凛然道:“尔等虔心供奉,菩萨自会赐下上乘超脱佛法神通,将来若有危难,也会出手助尔等平凶化吉。

天音僧众生闻言,登时无不大喜过望。

以前他们相当于没有编制的民间组织,现在正式被地藏王菩萨收编了,不但有了强悍无比的靠山,高僧们也有了渡劫超脱凡体的希望。

“师弟,此次不得已将佛荫消耗了,下次若得机会相见,请师尊为你留下菩萨佛荫。”

“师兄不必在意,代我向……菩萨问好。”

法海轻轻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法相随之渐渐化作佛光消散。

他留在梵天念珠上的佛荫自然也消失了。

但陈勾并不太在意,他现在的实力早已今非昔比。

以前比较依仗罗汉佛荫克制鬼怪邪魔,现在佛拳直接横推碾压就是,罗汉级别的佛荫只能算是锦上添花。

不过如果是地藏王菩萨亲自烙印的佛荫,他还是很期盼的。

法海的法相完全消失后,梵天念珠也从空中飘下,落在陈勾手中。

这时,他转头看向徐晚娘、张小凡和碧瑶,只见三人也都吃惊的看着他,显然对他竟然还和地藏王菩萨关系匪浅十分吃惊。

徐晚娘还好一点,毕竟原本知道的就更多。

张小凡心中就思绪翻飞了,惊奇他这位从前世追到这一世的师父,究竟是什么来历……

陈勾自己都今天才知道法海竟然是地藏王菩萨的弟子,因此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直接话锋一转的沉声说道:“小凡,你去见见普智大师吧,草庙村惨案那夜的一切真相自会水落石出。无须勉强自己宽容,恨也好,怨也罢,遵从自己的本心就好。”

陈勾说完,在张小凡肩膀上重重拍了几下。

这一关,比青云门那一次更难。

而且陈勾也帮不了他,只能靠他自己,如果想通放下了,自然会在心境上完成彻底的蜕变。

短时间内看不出来,但对长期的修炼和战斗,影响会越来越深远。

毕竟他的一切能力都需要通过修炼、感悟获得,心境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但即使放不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陈勾并不期望张小凡是一个圣人,敢爱敢恨,恩怨分明,才是陈勾欣赏他的地方。

话音落下,大殿瞬间寂静下来,张小凡陷入沉默。

普空大师一声低叹,神情悲悯的上前说道:“张施主,请随贫僧来吧。”

等张小凡和碧瑶跟着普空去禅院见状态诡异,不知是生是死的普智时,方丈普泓也直接领陈勾去无字玉璧所在的后山悬崖。

为了不让和尚们为难,徐晚娘便留在客房中休息,没有一起跟过去。

此时,众僧对他的态度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不只是当做了自己人一般,言行之中更是处处透着恭敬。

陈勾自然知道这种变化从何而来,却也没有多想,反正对他来说是件好事。

如果不是有法海和地藏王菩萨这层关系在,天音寺未必愿意这么爽快地让他见到无字玉璧。

陈勾跟着普泓及普德数名僧人沿着山路前进,在崇山峻岭间曲折前行,不知不觉已将天音寺远远抛在身后。

至于为什么和尚们不用飞,而是偏偏要走,陈勾表示他也不知道。

只能猜测或许是为了更有仪式感吧……

天音寺后山山脉地势比陈勾想像中要广大许多,一路上峰峦叠翠,奇岩突兀,千奇百怪,有时还能看到断崖瀑布,从天而落,轰鸣不止。

足足小半个时辰后,来到一座断崖前。

普泓用手指着脚下断崖道:“就是此处了,需得下到崖底才能见到无字玉璧。”

说完率先跃下悬崖,陈勾自也紧随其后的跳了下去。

只见雾气弥漫,似浓非浓,只是如缠丝一般纠缠在一起,任凭山风吹拂,也不见散去。

很快的,雾气渐渐稀薄,脚下传来踏实的接触感。

低头看去,发现已经落在一个石台上,周围有三丈方圆,石台下方对面,一片绝壁如镜,笔直垂下,高逾七丈,宽逾四丈。

山壁材质似玉非玉,光滑无比,倒映出天地美景,远近山脉,都在这玉壁之中……

无字玉璧!

陈勾深吸了口气,终于见到正主了,距离天书第四卷,也只有半步之遥。

普泓示意陈勾在石台上盘腿坐下,然后转过头向普德等其他同行僧人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天音寺众僧心领神会,一起在陈勾身后盘腿坐下,然后合十颂佛。

顿时……

一道道淡淡的金光,自众僧身上缓缓泛起,隐约梵唱声音,似从天际传来。

随着时间流逝,梵唱越来越响亮,天地一片肃穆,所以金光在虚空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金色“卍”字佛印。

最后,朝着无字玉璧缓缓飞去。

“需要用佛门法力激活么?”

就在陈勾沉吟之际,卍字佛印融入无字玉璧,旋即原来寂静而肃穆的山谷中凭空发出了一声巨响,整座无字玉壁也微微颤抖了一下。

无字玉璧内瞬间迸射出无比炽盛的佛光,照亮整个山谷,庄严肃穆之意,难以形容。

同时天际忽然一声惊雷,天空暗淡,四方风云滚滚而来。

普泓等僧人都面露惊讶,似乎这种异象他们以前也没见过。

忽然,在无字玉壁光滑玉壁之上,从上到下,一点点如神灵镂刻的一般,现出了一排大字。

毫无意外,没有悬念,正是……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依然还是这句总纲,但这一次,陈勾忽然有了与之前四次完全不同的感悟。

何谓以万物为刍狗?

并非将万物当刍狗祭品,而是说天地大道没有感情,对万物一视同仁,视万物与草扎成的狗一样,没有贵贱分别。

所以,无论是魔、鬼,还是神、佛、仙,都没有高下强弱之分?

就在陈勾沉思之际,第一句总纲散去,化作数百个小字浮现在玉璧之上。

这便是天书第四卷真正的内容……

陈勾心无旁骛,沉心默记。

一切都水到渠成,并不比前几次难,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但陈勾不知道的是,除了他之外,天音寺众生全都无法看清无字玉璧上的文字内容。

或者说,不能看到全部,即使是修为最高的普泓,也只能看到其中的寥寥数句而已。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或许与修为无关,而是被其它无形的条件筛选了。

“轰!”

“轰!”

“轰隆……”

陈勾记完最后一句后,天地秩序似自动生出感应,苍穹之上,两道炽烈无比,有裂天之威的雷霆光柱轰然落下。

不偏不倚的轰在无字玉璧上,瞬间爆发出不可直视的耀眼电芒,地面山脉狂震不止。

以无字玉璧为中心,无数巨岩石壁纷纷开裂,雷声隆隆之中,万兽哀嚎,如陷人间末日。

最终,一声轰然巨响,玉璧所在的巨大山壁乱石飞走,颓然倒塌!

天书第四卷,也随之从世间消失,仿佛从未存在过。

天音寺普泓等僧人如被五雷轰顶,自是怎么也没想到被陈勾观摩一次,居然会让无字玉璧仿佛遭到天谴一般,直接被劈成粉碎。

但一切已成事实,后悔也于事无补,更不可能因此而怪罪陈勾什么,只得接受现实。

当一切归于平静,陈勾和众僧直接飞回崖顶,然后原路返回,一路上神情平静,无悲无喜。

所有人都能看出,他似乎进入了某种奇诡的状态。

来到徐晚娘所在的禅院客房后,陈勾更是将三大战斗守护者全部召唤出来,守在门外,除了徐晚娘外,谁也不能靠近。

然后,他在蒲团上盘腿坐下,心神沉入识海,以天书第四卷的奥义构筑佛道元门。

与之前所预料的一样,最终构筑出的,依然是人形元门,名为佛道天祖……

轰!

在五大天族齐聚的刹那,陈勾脑海中蓦然响起一声仿佛从太古时代传来轰鸣之声。

然后一道璀璨亮光,不知从何而来,划破识海混沌幽邃的虚无,宛如开天辟地一般,将整个识海裂为两半。

仿佛一半是天,一半是地。

五大天祖自动升起,全部飘飞到天地之间的半空,然后便在那道璀璨远古圣光之中,在陈勾满怀期待而又忐忑的关注下……

轰然相融!

五大天祖的身影,全部被圣光淹没,而后爆发出更为绚烂的光芒,无法“直视”。

此时,整个识海又如同衍化成了一个烘炉,圣光便是炉火,将五大天祖熔炼。

是为……

五道合一!!

一切如陈勾期待,五卷天书构筑的五大元门完整后,的确诞生了未知异变。

只是最后会诞生什么样的元门,依然不是他所能控制。

岁月无声,陈勾并不知道这次元神升华用了多长时间,更不知道在他蛰隐天音寺期间,外界再一次掀起了惊涛海浪。

鬼王完成死灵血阵,解封伏龙鼎的终极威能后,开始四处征伐。

第一步是整合魔道内部,万毒门、合欢谷、长生堂竟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被征服了两个,只剩合欢谷还在负隅顽抗。

所有人都知道,等他解决合欢谷,一统魔门后,接下来的第二步肯定是征讨正道。

从而完成他统一正魔两道,独尊整个修行界的夙愿……

正道诸派自是为此忧心忡忡,但暂时这些都与陈勾无关。

唯一能靠近他的徐晚娘肯定不会为这件事,而打扰他完成至关重要的元神升华。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脑海中第二次响起那种亘古幽幽的轰鸣之声,那璀璨刺目的圣光渐渐熄灭。

原本被分开的识海天地也重新合拢,归于混沌。

而陈勾的元门的最终形态,也终于显露出来……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