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8日

“我们这里谁都可能会走丢,也就李梦莹走丢,就是一奇怪事。”大外甥跟他们可是一起的同学。在上学的时候想必什么玩笑话都有说过。

“还真高看我了。”那身长脸长体态苗条的漂亮女孩子说:“我其实是个路盲,在神农架这种地方出现意外迷失路那是正常不过的了。们难道没有听说那神农架还有野人存在?”

大外甥可是把这几个当成是上客,边说边把人往里面让,请他们几个到楼上去坐,顺便吩咐他妈先给他们弄一碗汤水润润喉,其他的事可以边说边聊天。

有一张空桌子,上面还有两副扑克牌。那还是刚才都有人在玩牌。一个高个子黄毛对李梦莹说:“要不来打拖拉机怎么样?”

“来就来,谁怕谁?”李梦莹拉了一下另一个穿白衣服男孩子:“邱月,坐对面。”

邱月是这六个人里面最帅气的一个。他也开着一车过来,而还带着一女朋友,他女朋友也是他们一起要好的同学。另外还有两个男生周风和孙兵,个子都差不多。

而大外甥鬼使神差的,自己竟然也坐上一个位置,加上高个黄小毛,邱月,李梦莹,这四个人算是凑齐了。刘白是邱月的女朋友也是李梦莹的铁杆。看了一眼一边坐着的周风和孙兵:“胖子,滚下来,今天是主,别人是客,不认别人坐下玩,好意思在占位置?有没有天理?”

“放一万个心,我也就意思一下,先打一局,我还有事做,也就不能久陪们了。”外甥发觉到自己确实过于失态,这嘴巴反应可是几个人里面最快的。能把方的说成圆的,黑的说成白,公的说成母的。他们免费赠送一个外号“白嘴胖子”。

都是一齐长大的同学,他们知之甚深,不但不反感,反而还会增加一点乐趣。

“要陪什么?快去招呼一下别客人,我们不需要来招呼?快点滚下去。”周兵说话也是直,那唇上的一小撮胡子,咋看还真有点像鬼子进村的意味。

被这么一说,大外甥也就借机下台,这恰好掩盖了他不让客人的事实。“来,来,我都看到还在那无动于衷,这不先帮打一下。”

肉汤水都是弄好的,也就是一些瘦肉。他们几个刚抓好牌。一位邻家大嫂端着一个托盘端了六碗。

气质美女很养眼

“还少一碗。”这话出自黄小毛之口。大家都省了中间那字,也就叫他黄毛。正好,也是那一头黄毛。

“黄毛要吃两碗是不?”李梦莹一阵抢白。

黄毛脸上也有些微的不自然,时不是被李梦莹抢白,那是掉面子的。可有谁知道,自己都有意无意的跟李梦莹不知示好了多少次,李梦莹总是不把这当一回事,这让黄毛一阵蛋痛难受。

“梦莹这次去神农架游玩,怎么没有碰上野人?”大外甥无事找话,有他在这个圈子里任何时候都不会冷场,这是他们一致认为的,他的人气最旺。

“想啊,对有什么好处?我就这么不待见。再说明天就要接婚了,说我还能怎么的?”李梦莹边说边喝着汤水,眼睛却是随着脚步声看向楼梯口。也就看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大帅哥颜春,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黄毛这下又不是味了:“看什么看?没有见过帅哥?”他的意思大家都明白:这本人还有年纪的帅哥在呢?咋就不看一眼呢?

“还真说的好,我还真就没有见过,难受不?气死!”对于黄毛的心意,她还是一清二楚,奈何没有不来电。

“那是我舅舅。”大外甥也就向几个介绍了一下颜春同志。

“怎么跟们一点都不像。”李梦莹又想发挥一下八卦精神。

“什么意思?也就是说胖子太胖,没有大帅哥的基因,要是有的话,真还让肝胖子得手了。”周风把空碗推到一边,这***几乎就是倒进去的。

“也不汤?怎么那么快?”刘白一碗才刚开吃,在男朋友面前,总得要显示一下娇弱的一面。

“我真还不怕烫。们没有发现,我喝开水的时候都是打下来就喝。”周风觉得很失败,都这习惯了,硬是没有人注意到自己。

大外甥错开话题:“我有好多舅舅,这个舅舅是我最帅的舅舅,可惜正月要结婚了。”

“什么?他还没有结婚?”这下,最让人吃惊的是李梦莹了。

“不会吧,就一见钟情了。”许久没有说话的孙兵接上口,他有女朋友,并不惦记这圈子里的李大美女。说话也就不怕得罪于她。反正那么多年的同学,都了解也就是有口无心的。

看到颜春并不理会他们说话,就像没有看到他们似的,走到阳台上跟侄女小雪聊天去了。李梦莹还是觉得有些掉面子:这好歹也是个美女对不?都一老男人了,还那么神气。这摆给谁看呢?

“要不要出去或者让大胖子给做个介绍人。”黄毛真的难受,这人有什么帅嘛?没有我高,没有我脸白,没有我年轻,没有我有事业心。

“现在什么年代,我自已去得了。”李大美女可是事业上的强人,性格果断大胆,这也被黄毛给气毛了,自己把空碗一推,也就起了身:“还还用得磁胖子,我是谁啊?我是李梦莹。”

说完也就跨脚往阳台上走。她这么一来,倒是让几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无话可说。败了,真被她打败了。

颜春也就随手关了一下阳台的门,这都是习惯性的。正弯腰跟侄女说闲话呢?

有人开门,还来不及躲,头也就跟门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颜春同志金星直冒,倒是让一边的侄女给笑开了起来:值了,真的值了,这样也能让侄女开心的笑起来。颜春边揉头边看着进来的女孩子、

“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的。”李梦莹矇了:“怎么这么巧,也不要蹲在门边好不?”

——-

(未完)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