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8日

自桑桑和陈勾等人降临,棋盘世界内,便无论贩夫走卒还是官员贵人,都慈悲显面,颂经不止。

他们已经佛,他们人人都是佛。

这就是佛祖用来镇灭昊天乃至陈勾这个渎佛者的倚仗:诸生相与众生意。

男女老少,诸生成佛,都围来。

人人面容庄严慈悲,口颂经文,不曾听闻一个“杀”字,但众生之意便是杀,要杀昊天,杀一切佛祖想要其死者。

有挑了数十年担,双肩磨出老茧的男人,那是厚肩佛。

有迎朝阳而悟的少女,那是日生佛。

有河里打渔的老汉,那是网明佛……

如此种种,原本的普通人,根据各自一生最擅长的事成佛,各有奇异。

于是,站在鬼相如来头顶的陈勾,就居高临下地看到了震撼性的一幕。

苍天之下,遍地佛陀,而且都是动了杀念的佛!

成千上万的佛陀涌而来,一时间无数攻击落向桑桑。

妍子梦幻的可爱色戒

有厚肩佛金光闪闪的扁担,有网明佛的天网,也有被浮屠佛重新拿起的屠刀……

各种各样的物品,都被佛力加持变成佛器,铺天盖地轰向已被昊天意志降临的桑桑。

显然,陈勾只是其次,佛祖意念的第一目标始终是昊天。

“白”桑桑面无表情,她依然站在宁缺身前,背负双手,目光也静如止水,好像根本就没打算抬手。

只见那成千上万的攻击来到身外九寸距离时,突然之间都停止。

仿佛整个世界凝固,一切都定格。

但实际上,这个棋盘世界并没有变,定格的只是那些佛器。

更确切地说,是靠近桑桑的一切事物都自动停下,没有经过她的允许,便无法前进丝毫。

“专属世界!”

陈勾眼睛瞳孔中的青烛已经烧掉了三分之一,这并不影响陈勾施展烛眼,看穿桑桑无惧佛器攻击的本质。

原来桑桑身外九寸之内,都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即便是在棋盘世界内也自成一体,与外界隔绝。

这个九寸的小世界,就成为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帮她阻挡一切来自外界的攻击。

小世界内,她是绝对的主宰。

理论上,只要她不同意、不允许,便没有任何事物能进入。

绝对防御,就算是佛陀之力,一时间也难以突破。

不过,刚才只是佛祖极乐世界的第一次出手,更多的是试探成分。

而且出手的都只是数量众多实力却较弱的佛,最强的那几个,还在审望。

咻!

一杆长枪蓦然破空,被一个器宇轩昂的年轻男子抓在手中,稳如泰山,雄浑如深渊地轰向桑桑。

在极乐世界,此男子原本是以赫赫军功封侯的冠军侯,战阵之中威名煊赫,无敌于天下。

因此,他成为冠军佛,佛枪所向,便似千军万马冲锋,前方虚空都被巨力碾压疯狂震动,排山倒海,势不可挡!

同一时间……

一支笔飞到半空,以长天为画布,笔锋龙蛇游走,很快画出了一幅神秘图画。

那是一片苍茫大地之上,众生朝着大地中央屹立的佛像虔诚跪拜的场景。

佛像高万丈,与天相接。

天地之间,此佛独尊!

众生跪拜时,浓郁的信仰之力几乎以肉眼可见的方式汇聚到佛像上,使之更加恢弘莫测。

就在陈勾惊奇时,那幅众生拜佛画极速缩小,刹那便只剩珍珠大小,飞落到冠军佛眉心烙印其上。

登时佛光万丈,那缩小到极致的图像,俨然演化成了一枚强大无匹的神符,让冠军佛极尽升华。

仿佛此刻他便是那个顶天立地,受亿万众生朝拜的天之佛祖!

下一刻,从其它诸佛身上飞出一道道纯粹的本源佛光,没入冠军佛体内。

后者的身体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气势亦随之暴涨。

当冠军佛来到桑桑身前时,其身高已然有上百丈高,与盛状态的不动如来都不相上下。

陈勾甚至能感觉到,其力量也达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程度,每一步落下皆是天摇地动。

轰!

战枪枪尖轰向桑桑,没有被无形屏障挡住。

一寸!

两寸!

三寸!

……

五寸!

冠军佛的佛枪,进入了桑桑的世界五寸才停下。

事实上,昊天的小世界,看似小实则广袤无边。

在昊天面前,咫尺便是天涯。

因此这五寸的距离,等于佛枪横推了五万里以上。

这不是昊天第一次遭遇挑战,但很可能是他被人用兵器指着距离最近的一次。

佛祖的极乐世界,完是按照他的意志创造,因此他才是这个世界的唯一天道。

就算是昊天,被困在这个世界后也等于与外面的大世界隔绝,无法借力。

所以,这时的昊天也是有史以来最虚弱的时候。

可即便如此,世间能将兵器刺入昊天小世界内的人,也绝对一只手数得过来。

冠军佛的枪为什么能进入?

因为他凭借眉心的佛道神符,凝聚了这个世界内诸佛的力量与意志。

就好比成千上万佛陀的力量部汇聚一身,自然在举手抬足间都有莫测神威。

在这个棋盘内的极乐世界,佛祖的意志才是天意,就连昊天也要落于下风。

不得不说,画师佛这枚另辟蹊径凝聚的神符,乃是世间最复杂的一枚符文之一。

与陈勾的“一”字符,可以说是完相对的两个极端。

但相同的是,无论至繁还是至简,都能将神符本身蕴藏的法则威能发挥到极致。

抬眼看着宛如泰山压顶,距离自己极近的佛枪,桑桑依然平静,视如无睹般继续将双手背在身后,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

下一刻,冠军佛的战枪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暗淡。

原本佛光熠熠,宛若神金所铸造的佛枪迅速锈蚀,明亮厚重的长枪像是生茧一般生出一层青红色的锈斑,并且锈斑不断向枪杆上方蔓延。

时间被加快了!

没有具体的招式,而是直接用规则作为武器。

虽然在极乐世界内,她无法与将夜世界联系,从而使得自身实力被压制,但在自己身外的这个小世界里,她依然是天道。

依然可以完美的掌控那些强大的规则!

这些便是她的武器,她用时间规则来面对佛祖的极乐世界。

再完美的世界,再高的佛,在永恒无尽的时间面前,又算什么?

对于永恒而言,一切都只不过是岁月中无关紧要的过客而已。

佛祖的佛枪,在这岁月之力面前,也瞬间生出锈痕。

显然,不出意外的话,最终也将被湮灭在光阴之中。

可佛祖布局五千年,难道就这样虎头蛇尾?

便在此刻,又有几道身影飘到虚空,都是和冠军佛及画师佛一样,属于最强的那几尊佛陀。

其中有乐师佛,他通过长箫吹出的佛音扩散之后,竟能震动法则秩序!

冠军佛手中的佛枪生出感应,突然间也莫名震动起来,同步发出极为相似的神音。

于是桑桑的小世界受到神音冲击后剧烈颤动,原本完被他掌控的时间秩序也发生异动,腐蚀佛枪的速度大大降低。

并且,威力进一步大增的佛枪继续向前,再次前进两寸。

枪尖距离桑桑头顶,也只剩下最后两寸而已。

成佛者皆有其法。

冠军佛勇冠三军,正面冲锋,纵横天下所向披靡。

画师佛画出众生拜佛像,而后以一整幅图画凝聚为神符,凝聚万佛之力加持于冠军佛一身。

乐师佛则以神音共鸣,间接帮助佛枪发出能够震动法则秩序的佛音,从而在内部震荡桑桑的小世界,使之空门大开……

两寸!

这是最后的距离,最后一线屏障。

当然,这也必定是最强,最难以被突破的两寸距离。

饶是冠军佛经过诸佛之力加持,一时间佛枪也止步在两寸外,无论枪尖再怎么颤抖,也难以前进一丝一毫了。

“白”桑桑还是那样平静淡漠。

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惧怕,就算真的距离死亡只有一线之隔,她也不会出现人类那样的惶恐。

她只会做自己应该做,可以做的一切,然后静静等待结果……

而现在,她就在等待佛祖最后的杀招。

是的,她计算到眼前的冠军侯还不是最终形态,佛祖必定还准备了更强的手段。

果然,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尊容貌苍老的老佛飞上半空。

其名圣师佛!

原本是极乐世界中受到人人敬仰的圣夫子,不但门生弟子遍布天下,自身还著书立说,传下经典数部。

立地成佛之后,所有的经书典故与学问都化作了根基,使得这尊圣师佛的神通之力冠绝诸佛。

他于虚空盘坐,神态悲悯,宝相庄严。

没有抬臂,双手皆平静而自然地放在膝盖上,居高临下俯瞰,只是从口中念出四个字:

“人定胜天!”

圣佛之法,言出法随!

话音落下的瞬间,从万佛身上再次飞出一道本源,并在虚空凝聚为一道七彩佛光,冲入冠军佛眉心的神符。

“哧啦”一声轻响,仿佛开天劈地时传出的声音,旋即那道圆形的神符裂开了,中央显露出一颗七彩神珠。

这一刻,陈勾都不禁露出惊容。

此时的冠军佛,怎么看都像是眉心裂开,露出了一枚七彩的神佛之眼!

轰!

七彩佛光自佛目中飞出,冠军佛振臂,佛枪瞬间再前进两寸,枪尖已然贴着桑桑的头皮……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