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30日

   紫金庵,在临安府的名声不如金山寺响亮,但也是佛门名胜之一。

   庵内供奉的观音妙相,和呼之欲活的十八罗汉像,都出自雕塑名家之手,远近的人无不慕名参拜。

   一夜神清气爽后的陈勾,被白素贞拉着来到庵内给未出世的孩子祈福。

   妖精来拜菩萨,而且比谁都虔诚,陈勾感觉这个世界真的很神奇。

   走进大殿,迎面就见三尊大佛,面容安详,端坐于莲座。

   望海观音,神情优婉,红绿华盖,在微风中簌簌飘动,普渡苦海众生。

   菩萨周围十八罗汉分列两旁,威严凛然,金刚肃穆。

   陈勾看在眼里,不禁心想:如果法海突破成功,晋升罗汉境,是不是将来的某一天,雕像也会被供奉在某座寺庙中?

   继而又想到,如果他自己还继续留在佛门,说不定哪天也能有这样的待遇。

   紫金庵香火鼎盛,并不在金山寺之下,因为很多女子都喜欢来庵中祈福,而不是去寺庙。

   终于轮到白素贞,只见她亲自上香,跪拜在观音菩萨前,虔诚禀告:

   “菩萨在上,愿我夫君鸿图展志,扶摇九天,愿我儿长寿安康,无灾无难得长生……”

   金海若纯美的花朵时光

   愿夫君,再愿儿,最后才是自己。

   陈勾的脸色,复杂且深沉。

   情深似海,浪荡子何以为报?

   片刻后,白素贞从蒲团上起身,笑道:“好了,咱们走吧。”

   陈勾连忙扶住她的手,一起转身朝外面走去。

   “咦!”

   下台阶时,白素贞忽然瞟见院墙的角落里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放了个签筒,一个容貌慈和,风度娴雅的女尼站在桌后。

   陈勾眉头微皱,他记得刚刚来的时候好像还没有女尼和签筒桌子。

   可能是才来的。

   “那有求签的地方,咱们去给孩儿求一签吧。”白素贞说完就直接拉着陈勾走了过去。

   女尼看到有人来,朝二人微微一笑,伸手道:“两位施主请。”

   白素贞似乎真的很信神佛,当下就拿起签筒要摇。

   陈勾则百无聊赖,他最不喜欢的就是看相算命之类的东西。

   算好了自然能开心一时,但到最后难免空欢喜一场。

   没算好提心吊胆,自己把自己的心态搞没。

   “施主等等!”

   女尼忽然拦住白素贞,而后看向陈勾笑道:“两位一起来,便不妨一起求一次,心诚更灵。”

   白素贞一听觉得有理,一双秋水明眸眼巴巴的看向陈勾:“夫君,来吧,就一次。”

   陈勾无可奈何,只得上前和她一起握住签筒,然后摇了起来。

   不一会,有签从签筒里跌了出来,竟然有三支,一支在陈勾面前,两支对着白素贞。

   不等他们反映,女尼就拿起陈勾面前的那支看了看,递还给他,笑道:“恭喜施主,这是第十五签,上吉,明皇游月殿。”

   陈勾拿着签低头仔细看去,只见签语写着:仙槎一叶泛中流,月殿蟾宫任尔游,盈耳霓裳声渐歇,酒诗吟饮几时休。

   “此签讲的是唐明皇得一叶仙舟,扶摇直上九霄,遨游月宫,仙乐飘飘处处闻,诗酒歌舞,无止无休。”

   女尼笑着解签:“求得此签者,心有九天,可展宏图之志,但吉中有患,须警惕勿太沉迷美色安乐,否则一切如梦幻泡影,过眼云烟。”

   还说得像模像样,神棍都这么遛的么?

   陈勾心中暗自吐槽,脸上却笑呵呵道:“承师太吉言。”

   女尼听他语气就知道他没放在心上,也不多话,又拿起白素贞面前的一根签看后,说道:

   “第二十九签,张翰思鲈,此签虽只是中吉,但知足者求得,定有幸福愉快的日子,关键便在‘知足’二字。”

   白素贞听了心中一动,拿起最后一只签一看,登时惊讶道:“第八十八签,木兰从军?”

   “替父从军胆气雄,须眉巾帼几人同。以身报国忠而孝,笑煞当时众钜公。”

   女尼看了眼白素贞的小腹,淡笑道:“此签无需贫尼再解,施主自然明白。”

   白素贞懂了一些,但没有懂,还想开口再问,那女尼却双手合十道:“今日因缘已尽,来日因缘再会。”

   “走了,走了。”

   陈勾不想继续待下去,连忙拉着白素贞下山。

   走到山道上,离开了紫金庵的范围后,看似随意,实则严肃的跟她说道:“我做过和尚,比你清楚佛门手段,反正就是神神叨叨,让你听了一知半解,似懂非懂,然后自己去猜,总之以后看到佛门的人离远点就对了。”

   “哦。”

   白素贞也不知道是不是真信了,忽然想起什么,眼睛一亮,笑道:“相公,你还没给孩子取名呢?”

   取名!

   陈勾也眼睛放光起来,说一句不要脸的,他读高三的时候就已经想过这事,还真煞有其事的提前预备了好几个。

   不过那时年轻稚嫩,取的名字也毫无内涵可言,现在自然是不能拿来用,得认认真真的重新取一个。

   一边走一边沉思,一个又一个的名字在陈勾脑海中出现,然后又被他否决。

   直到回到西湖边时,他才终于确定,拉着白素贞的手摊平,用手指在上面写下一个“沐”,然后又加了一个“兮”。

   白素贞美眸一眨,问道:“沐兮,有什么典故吗?”

   “男孩叫沐,女孩就加个兮。”

   陈勾轻轻摇头,不再解释,领着白素贞渐渐远离西湖,沿着一条小溪进入森林之中。

   半个时辰后,终于来到那个底下隐藏着时空裂缝的小湖边。

   此地还是芳草萋萋,蝴蝶飞舞。

   白素贞惊讶于陈勾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眼中露出询问之色。

   “你说我们在这湖上立一座湖心小筑,然后把周围都围起来,建一座庄园,怎么样?”陈勾用手圈着地笑道。

   白素贞笑道:“相公想要住在这里?只要你喜欢,我自然可以的。”

   “不是我,而是你和孩子。”

   陈勾忽然神色怅惘,露出些许寂寥之意,叹道:“事到如今,我也不能再装了,我摊牌了,其实我是上苍选中的救世主。身负崇高的使命,每过一段时间,就必须去某个世界磨砺自己。

   但当我完成了磨砺之后,就要离开这个世界,然后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而这座湖,正是我离开和回来的必经之路!”

   “……???”

   白素贞看了看毫不起眼的小湖,又看看一脸寂寞如雪的陈勾,握住他的手柔声道:“相公,没事,你开心就好,有病不怕,娘子懂医术,能治。”

   陈勾:“……”

   最后陈勾好说歹说,带着白素贞潜入湖底亲眼看到处于紊乱状态的空间裂缝后,才终于相信他不是得了失心疯。

   然后连续几天都懵懵懂懂,花了好长时间才彻底接受这个信息。

   “不能带我一起去吗?”

   面对白素贞期盼的目光,陈勾只能摇头:“那通道初生,你修为太高过不去,不过等它彻底稳定下来后,你就能过去了。”

   “另外,这个秘密事关重大,我在这里建立庄园,也是为了让你守着入口。此事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切记不要再告诉任何人,包括小青!不是不相信她,而是为她好,知道这个秘密反而可能惹祸……”

   陈勾用前所未有严肃的语气,仔细叮嘱白素贞。

   这个世界,陈勾唯一能完信任的人就是她,有她镇守在小湖边,也可以放心。

   只要不是法海,基本没人能威胁到她。

   第二天就找来可靠的工匠,在小湖周围圈地建造庄园。

   有白素贞用妖风运送材料,进度自然快得很,仅仅大半个月,看起来就已经像模像样,整体框架都已搭建起来,只剩下雕梁打磨的细活。

   至于家具之类,都可以去西湖的白府去搬。

   这时陈勾就恼火自己的储物空间还是太小,如果有个几百上千立方,直接一趟就搞定了。

   不过让他和白素贞意外的是,法海和小青竟然在西湖的院子中等他们。

   看到法海的第一眼,陈勾就不由浑身一颤。

   只见这时的法海宝相庄严之中,身外竟都泛起一层若有似无的金光,整个人的气息也变得无比雄浑浩渺。

   站在面前,让人感觉如同面对一尊神祇!

   陈勾声音颤抖道:“师兄,你……勘破心魔,晋升阿罗汉了?!”

   “阿弥陀佛!”

   法海双手合十,似笑非笑道:“贫僧能有今日成就,五分修行,五分机缘。而机缘之中,师弟的渡化之功占了七分,故而今日在飞升佛界之前,特来还愿。”

   陈勾还在惊疑他要怎么还愿时,就见法海抬手一招,陈勾一直戴在手上的梵天念珠就自行飞了过去。

   法海掌心浮现佛文,一掌接一掌落在面前的念珠上。

   须臾,所有一百零八颗念珠上就都烙印下了他的佛印,金光内敛,神秘而浩然。

   “师弟,今日就此别过,他日缘来再见!”

   法海双手合十,转身便踏空离去,脚下金光化雨,一步一莲华。

   距离天空越近,金芒越盛,直至最后,整个人都被万丈佛光淹没……

   这就是飞升?

   真的有佛界!

   陈勾整个人都石化当场。

   不知过了多久,等他从震撼中回神时,一切都已恢复平静,只有梵天念珠上的佛印证明一切都曾经发生过。

   陈勾仔细察看,发现念珠还是白银品阶,还是残缺状态,但却多了一条罗汉佛荫的属性。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