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30日

他想制止,但是他的几个兄弟像是魔怔了一样。

苏念被团团围住,目光惊惧的看着几个绑匪,那几个人的眼睛已经完全被欲望蒙住了。

他们已经完全忘了之前的目的是什么,现在只想要发泄自己的欲望。

他们解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令人恶心的身材,还有恶心的东西。

苏念的胃又开始不舒服了,不仅疼还伴随着几分想要呕吐的感觉。

慕斯年怎么还不来?

斯年,快来救我!

苏念脑中的声音刚落,就听到一声响,好像烟花炸开的声音,然后其中一个绑匪应声而倒,胸前大片的红。

剩下的三个即便是欲望再强烈,看到这一幕也清醒了几分,林渝薇在里面正是高兴的时候也被这一声响惊到了。

她抬头向声音的来源看去,然后就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站在不远处,因为逆光,林渝薇看不清楚他的神色,但是却能看出来那个男人的身上笼罩着一股嗜血的气息,像是从天而降的修罗。

林渝薇知道是慕斯年来了。

心中暗恨慕斯年来早了一步,否则苏念就万劫不复了。

洋娃娃般鹅蛋脸美女穿婚纱写真

林景洲跟在慕斯年身后看到慕斯年掏出那把黑匣子并且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的时候,有一瞬间怔住了,但是随即想想慕斯年曾去了萧家,也就对这东西不感到意外了。

混黑道的,手里怎么可能没有些震得住的玩意。

慕斯年大步的往里走,林景洲紧跟在身后,那几个绑匪看到慕斯年进来,手里还拿着那东西,顿时不敢动了。

但是慕斯年手中只有一把,绑匪手中也有,但是他们的根本没有子弹,也就是拿出来吓唬吓唬人。

林渝薇看到林景洲和慕斯年同时来的,立刻收回了自己脑袋,然后将衣服头发弄凌乱躺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慕斯年一步一步的靠近,身上的气势让绑匪不敢轻举妄动。

苏念看到慕斯年的时候,眼泪顿时流了出来。

慕斯年注意到绑匪的神色,还有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苏念,立刻像想到了什么,琉璃般的眼眸中是滔天的怒气。

接连又是两声响,又是两个绑匪倒在了地上。

绑匪怎么也没有想到,慕斯年会带着枪闯进来,那女人不是说的好好的,只要他们绑架了苏念,对方就一定会给钱,并且不会怎么追究的吗?

为此他们蹲了好久的点,才终于将苏念掳了来,现在为什么一切都和说的不一样了。

现在只有那个额被称作的大哥的人还没有倒下,眼看慕斯年的枪口又对准了他,他立刻将苏念扶起来让苏念的挡在了他的身前,并且掏出了兜里的刀抵在苏念的脖子上。

“站住,别动,否则我现在就弄死她。”

慕斯年果真站住不动了。

绑匪以为自己的威胁起了作用,继续对慕斯年说,“居然带了人来,不想要女人的命了?”

“我的要的钱呢,钱在哪里,不给我钱,就别想带走的人。”绑匪有些红了眼,他的兄弟都倒在了他的面前,现在他也没有别的想法了,只想拿钱保命走人。

“放开她。”慕斯年沉声说。

“按我的要求去做我就放了她,否则的话我走不了,她也别想活!“绑匪喊道。

慕斯年的眼眸危险的迷了起来,威胁他?

绑匪被慕斯年的眼神看的有些害怕,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眼神这可怕,像是随时要索他命的阎罗,但是这个时候再害怕也没有用了,他咬咬牙兴许还能活下来。

绑匪见慕斯年不动,立刻将手上的刀子更加贴近了苏念的脖子,“快点,难道想看着她死吗?”

慕斯年眼眸深沉的,然后抬起了手,接着有人从外面提了几个箱子进来,打开,里面是一片粉红。

绑匪的眼睛都直了,“现在再给我准备一辆车,把钱放车里,我是什么时候安全离开了,什么时候放人。”

慕斯年点点头,表示同意,拿钱进来的人立刻收了箱子,过了一会有人又拿了一把钥匙过来扔给了绑匪,绑匪面上一喜,不免就放松了警惕。

最好的时机。

慕斯年无声的做了一个手势,然后面带喜色的绑匪就被人从身后牵制住,并且打晕过去了。

在慕斯年行动的时候从萧家借来的人,就从后面偷摸了进来。

苏念再次倒在地上,慕斯年赶紧上前把苏念抱了起来,“我来了。”

苏念眼角挂着泪,张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慕斯年的眉头皱了起来,“怎么了?”

苏念张张嘴,还是说不出话来,慕斯年立刻意识到了什么,直接拦腰抱起苏念大踏步往外走,林景洲在刚才进来的时候就一直在找林渝薇的身影,但也仅限于视线之内,绑匪手中有苏念做人质,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绑匪都倒下了,林景洲立刻在这里面寻找起林渝薇的身影来,边找边喊,“渝薇,渝薇……”

林渝薇听到林景洲的声音,但是依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过了一会林景洲终于找到了躺在地上的林渝薇。

他一个箭步冲过去,将林渝薇抱在怀里,看着面色略显憔悴的林渝薇,凌乱的衣服,林景洲立刻联想到了刚才绑匪想要对苏念做的事情,林景洲的心头涌上一股愤怒,但更多的是心疼,尤其是看到林渝薇身上的伤,他抱着林渝薇都不敢使劲,“渝薇,渝薇,醒醒,我来了,我来救了。”

林景洲呼喊了好多次,林渝薇才幽幽的睁开了眼睛,看到林景洲的时候,林渝薇的眼圈立刻就红了,“景洲,终于来了。”

眼泪从眼角滑下,林渝薇自己伸手抱住了林景洲,“终于来了,呜呜呜……我好怕。”

“对不起,渝薇,我来晚了。”林景洲跟林渝薇道歉。

林渝薇摇了摇头,“没有,只要来了就好,我现在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我真的来了,渝薇,我现在就带回家。”林景洲抱起林渝薇往外走,林渝薇看见外面把几个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绑匪的时候心中安定了几分。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