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8日

“不知道让自己的丈夫来帮自己梳头发又有什么个意义呢?”苏念笑眯眯的,这本是一句无意识的话。

慕斯年到是很认真,“这代表的丈夫我会让一世无忧。”

“怎么解释?”

“我帮梳的头发这么的顺滑,一点都没有打结,按照刚才说的,这辈子也会很顺遂,既然没有烦恼,可不就是一世无忧。”慕斯年一本正经的解释。

苏念眨眨眼,这牵强的解释。

“好吧,看在说的还不错的份上,我就姑且信了吧。”苏念转身短期叫搂住了慕斯年的脖子,“来,奖励一个么么哒。”

苏念吧唧在慕斯年的唇瓣上亲了一口。

慕斯年的手放在了苏念的后腰上,防止洗手台的边边硌着苏念,“念念,该知道个吻的奖励对我来说可不够。”

“不够吗?”苏念问。

“嗯。”慕斯年点点头,“是我自己要呢,还是主动奖励我一些别的。”

苏念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那个……”

“可要想好了。”慕斯年出声提醒。

气质少女古装古韵美如画清纯美图

苏念接着就改了主意,“我还是喜欢主动权在自己的手里。”

说完苏念就再次吻上了慕斯年的唇瓣。

这次不是浅尝辄止,而是深吻。

空气中还残留着苏念洗发水的香味,现在又混合了甜蜜的爱的味道。

慕斯年的衣服被苏念解开,然后扔在了地上。

当苏念从镜子中看到自己绯红的脸颊时,心中涌上了几分羞赧,怎么就忘了浴室还有镜子了。

不过在浴室又在浴室的好处,就是可以直接洗澡了。

洗完了之后,慕斯年抱着苏念出来,然后将苏念放到了床上,接着就压在了苏念的身上。

“干什么?”苏念问。

“刚才是夫人主动的,现在该轮到我主动了,毕竟我是个男人。”慕斯年笑着说。

他的手压住了苏念的手,手心滚烫。

“主动没问题,但是能不能换个时间主动?”苏念问。

“不能。”

苏念绝望了,“那好吧,就一次。”

“嗯,一次。”

某些人信誓旦旦的说就一次,但是……

“最后一次,乖!”

苏念内心哀嚎,慕斯年,到底会不会算数,这哪是一次!

翌日,慕斯年神清气爽的去公司了,苏念在床上躺到了中午。

起床吃饭的时候顺手刷了刷手机,然后发现自己的手机上有几条未看的短信。

随后点开之后,苏念吃不下饭了。

她收到的是几张照片,一个陌生的号码在昨晚发来的。

照片上的人是慕斯年……和一个女人,而且看起来和是亲密。

苏念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照片上的女人绝对不是她!

她是谁?

本来饿的咕咕叫的肚子,顿时什么胃口都没有了,苏念放下了筷子,拿着手机神思恍惚的走到了客厅那边。

明明不想再看那些照片了,但是还忍不住,一直拿起手机放在眼前。

看来看去,苏念觉得照片上的女人很眼熟。

这不是,温可沁吗?

“温可沁……”苏念喃喃出声。

一整个下午,苏念的脑子里面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温可沁和她说过的话,慕佳星和她说过的话,交织着在她脑中响起。

她给那个号码打了电话,但是已经是个空号了。

是谁会给她发这样的照片,会是前几天刚‘提醒’了她的慕佳星吗?

还是另有其人?

总之不管是谁,发这样的照片给她是肯定没安什么好心的。

晚上慕斯年回来的时候,苏念坐在窗边的摇椅上静静的看着外面。

慕斯年走到了苏念的身边,“今天一天都在家吗?”

苏念点点头。

“怎么了?”慕斯年看苏念的情绪似乎有点不对。

“没事,可能是在屋里闷了一天,没怎么有精神。”苏念恹恹的说。

慕斯年蹲在苏念的身边,捏了捏苏念的脸颊,“走,我带出去逛一逛。”

“嗯。”苏念点点头,“不过我们去哪?”

“想去哪?”

“都行。”

慕斯年带着苏念出门了,出门之前还叮嘱文叔不必准备晚饭了。

出门之后,看着路上的车水马龙,苏念的神情变得好些了。

慕斯年先带她去吃了饭。

不曾想刚坐下,就碰到了霍聿和温可沁。

“这么巧,要不然我们一起吧,明天可沁就要回法国了,我自己给她践行,未免有些太冷清了。”霍聿说,“慕总和慕夫人觉得怎么样?”

“不用了,我们还是不要做电灯泡打扰他们了。”温可沁说。

“不打扰,一起吧。”苏念忽然开口。

温可沁诧异的看向了苏念,她居然会开口,同意一起,不过想到了那天苏念说的话,温可沁顿时觉得没有什么了。

慕斯年见苏念都同意了,自然也不会再说什么。

四个人就这么坐在了一起。

吃饭的时候,慕斯年依旧是专心的照顾苏念,很少说话,温可沁今天的话也是出奇的少,话最多的是霍聿。

“我刚才忽然想到,咱们四个里面就我是个外人,慕总和慕夫人是夫妻,可沁和们的关系也很亲近,是慕总的好朋友,左膀右臂。”霍聿说。

温可沁低头吃东西,“不,我们两个都是外人。”

苏念和慕斯年都没有说话。

霍聿看了一眼她们夫妻两个,笑着说,“都是外人,但是这个外人和外人也是不一样的。”

“这个外人不知道比我这个外人亲近了多少倍,毕竟可是和慕总一起经历了很多风雨的人,吗,可是没少为了慕氏的发展,添砖加瓦,所以,相比我这个只和慕氏合作了一次的人来说。算得上是十分的亲近了,再说了,们是朋友,但是慕总好像从来没有承认过我们也是朋友。”

“话说到这里,我想多嘴问一句,慕总,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再有机会合作呢?”

慕斯年缓缓的帮苏念切着牛排,放到了苏念的餐盘中之后,才抬眸看向了霍聿,“我从不在饭桌上谈工作。”

“现在是吃饭的时间。”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