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30日

虽然多铎没有明说,但众将却都是明白,奔袭居庸关不但徒劳无功,反而被明军抓住了宣化的空隙,实在是得不偿失。

宣化。

一夜的血战之后,宣化城下已经恢复了平静,夜袭建虏大营的明军精骑一个也不见了,天地苍茫,只有数千建虏士兵的尸体在宣化城外十里之处,堆成了一道高达一丈,宽约两百步左右的尸墙。

巨大的血腥味引来了成群的苍鹰,它们在尸墙上啄食,翱翔。远远看,如同是一大片的黑云笼罩住了大地,令人看了触目惊心。

而当黄昏时分,图尔格率领张家口的大兵,和张存仁的败兵汇合,急急赶到宣化城下之时,他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这堵“尸墙”。

如此惊骇的场面,令前行的侦骑根本不敢如实回报,只是支支吾吾。

图尔格却是猜出了大概的意思,和张存仁亲自赶到前面一看,都是面如死灰。

火把之下,清楚的看到,所有尸体的脑袋都被砍了去,一具具无头的尸体,层层叠叠,堆砌的如小山一般。

这不是尸墙,这是对大清的侮辱啊。

“我图格尔发誓,一定要攻下宣化,为勇士们报仇~~”图尔格愤怒无比,拔出长刀,指天发誓。

张存仁却是默默,他已经意识到这是明人的“激将”之策,如果大清兵愤怒之下,真的猛攻宣化,怕是正中明人的下怀,但他是败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底气劝说图尔格了。图尔格都如此了,多铎见了一定会更怒,而一旦大清兵围攻宣化,撇弃了坚城不攻的入塞法则,那这一次入塞就注定了失败的结果。

血战两天,攻下了张家口,折损兵马在四千人多左右,图尔格原本的两万多兵马只剩下一万五,加上张存仁的五千和昨夜从战场逃跑,陆续归队的一些蒙古兵,总兵力仍在两万三千人以上,不过对宣化这样的坚城来说,两万多人肯定是无法攻陷的。张存仁一边在宣化城下扎营,一边联系豫郡王多铎的主力大军,同时派出侦骑,探寻明军的动态,最主要的是,他要知道那一支将近万人的明军精锐骑兵哪里去了?

嫩白小脸蛋的清净时光

张存仁虽然是败了,不过却也成功的探到了明军骑兵的虚实,保定总兵虎大威,山海关马科,是他比较确定的两路骑兵,其他的他虽不能完确定,但却也猜测出了可能有密云唐通,马兰峪白关恩,还有明国京营的三千营。

这些精锐骑兵,原本应该是在居庸关之后,在密云长城附近的,现在却出现在宣化,他们是如何绕过豫郡王的大军,从居庸关杀出来的,张存仁很费解,而有了这一支机动骑兵,宣府的明军就不再是处处挨打,而是拥有了一定的反击能力。

建虏大军在宣化城下扎营,宣化城中的明军却毫无动静,只看到四门紧闭,城头军士来去巡弋。

第二日中午,多铎大军的前锋两千精锐骑兵来到宣化城下,领军的正是镶黄旗的第一猛将鳌拜。

鳌拜到达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下败将张存仁,将其投入牢笼,送回盛京,听候黄太吉审问–这当然不是黄太吉,而是多铎的命令,多铎对宣化之败十分愤怒,若不是众将劝阻,他说不得会亲自手刃张存仁,现在将张存仁装入囚车,送回盛京,已经算是从轻发落了。

对于这个处罚,张存仁毫不意外,垂头丧气,面无表情的接受了。

黄昏,多铎的主力大军出现在了宣化城外的原野中。

图尔格迎接。

多铎没有入中军大帐,而是来到了尸墙的前面。

强烈的血腥味,还有盘旋在空中,怎么赶也赶不走的食肉鹰,令多铎身的血液都沸腾,他紧紧握着拳头,因为太用力,指节都发白,原本就有点苍白的脸色变的像是纸一样,眼珠子发红,额头的青筋一根根的凸了出来。

这样的场景,多铎并非没有见过,但堆砌的尸体历来都是明军的士兵,萨尔浒之战后,他的父亲老奴努尔哈赤就曾经用这种方式向明军示威。但今日,就在宣化城下,却是大清勇士的无头尸体变成了食肉鹰的食物,这是何等的羞辱?

多铎感觉自己都快要爆炸了。

不过他脑子却是清楚的–这是明人的诡计,试图想要激怒我,令我攻城,说不得会是那个黄口小儿的亲自布置,我绝不能上当!

众将也都是怒,尤其是尼堪,又是拔刀,又是暴跳。

这中间,图尔格将探查到的军情,详细的向多铎禀报。

随着图尔格的禀报,多铎渐渐冷静下来,情绪也从“尸墙”的痛苦之中挣脱了出来。

他已经知道,偷袭宣化大营的明军骑兵,并非是从大同,而是从居庸关里悄悄绕出来的。前往居庸关的主力大军,丝毫没有察觉到明军骑兵从居庸关潜出,论起来,他的责任一点都不比张存仁小。

“据刚刚的军报,除了周遇吉的宣府兵进了宣化城之外,其他的明军骑兵已经连夜向西,往万左卫一代而去了……”图尔格报。

多铎咬牙切齿的不说话。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明军骑兵前往万左卫,显然是要防止大清兵从宣府杀入大同、山西。万左卫是宣府重镇之一,位在东西驿道和南北商道集汇处,交通方便,从军事上讲,可“南屏幽燕,北镇九边”,是宣府通往山西大同的必经之处,只要明军坚守万左卫一代,大清想要越过宣府,去劫掠山西,就会遇到很大的困难。

而万左卫城始建于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至正统元年(1436年)又重加修葺,虽然比不上宣化,但却也是挺拔恢宏,雄伟壮观。据细作传回的消息,万左卫城墙高三丈五尺,周十里。城楼四座,角楼四座;城开四门,各门都围以瓮城。其上还有瞭望口、射击孔、铳炮出眼,基宽顶阔,城高墙厚,绝不是轻易就可以攻陷的,现在明国宣大总督张国维亲自坐镇万左卫,又有明军精锐骑兵的支援,万左卫就更是难以攻破了—当然了,并非不可攻克,如果多铎不顾一切,严令猛攻万左卫,左卫城肯定也是支撑不住的,不过那样一来,多铎就得有在左卫城扔下一万具尸体的觉悟,而这是多铎和建虏所不能承受的。

另外,山西可能比宣府更贫瘠,而且正在闹饥荒,就算建虏大军真的到了山西,也没什么好抢的,顶多就是焚烧城池,掳掠青壮。况且山西多山,不利于骑兵驰骋,对建虏来说,攻陷万左卫,劫掠山西,并不是一笔合适的买卖。

至于宣化城就更明显了。

宣化周边的明军已经部撤退,方圆五十里之内,只有宣化这一座孤城,明太子的意思很明显,宣化就在这里,你想攻就攻吧。

多铎却不能攻。

因为比起万左卫,宣化城更为高大和坚固,在宣府总兵周遇吉已经带兵回到宣化城的情况下,清兵攻陷宣化的难度,成倍增加。如果说攻陷万左卫需要扔一万具尸体,宣化城恐怕就得扔两万。

多铎目光喷火。

到现在,明军的策略已经很明显,东守居庸关,西守万左卫,将大清兵限制在宣化一代,而在张家口烧成灰烬,图尔格没有从张家口拿到一粒粮食的情况下,十万大军的粮草问题已经是摆在多铎面前,令他更加头痛的一个生死问题,虽然宣化之东还有龙门卫,开平卫和三四十个大小堡子,大清一一攻陷,或许可以得到一些粮食,但从入塞一来,明国处处“坚壁清野”的情况下,这些堡子里面的存粮绝对不会多,就算部都拿下了,怕也难以支撑大军所用。

进不能进,退又不甘心,伺机而战又没有粮草,多铎一身力气无处使,恨的都快要把牙咬碎了。

“你刚才说,明国太子可能在明国骑兵之中,可有确实证据?”多铎狼一样凶狠的目光始终盯着尸墙,口气里喷着怒意。

图尔格小心翼翼地回答:“并不是奴才,而是张存仁推测的。明军骑兵虽有不少,但虎大威马科都是桀骜不逊之人,绝不是昌平总督何谦,或者是宣大总督张国维可以指使的,前夜,他们不顾死伤的冲营,完就是豁出去了,极大可能是明国太子亲自在后面督阵,逼得他们不得不拼命。”

“如果是……”多铎咬着牙:“那么明国太子现在去哪了?是在宣化,还是去了万左卫?”

没有人能回答。

众将脸色都是凝重。

到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入塞的种种不顺,都是因为明太子,先是在潮白河伏击歼灭了多罗贝勒阿巴泰的偏师,现在带着骑兵突袭宣化大营,又给了入塞大军当头一击。

明太子,已然是大清的最大劲敌了。

“都埋了吧……”半晌后,多铎目光终于是离开了尸墙,面无表情的返回中军大帐。

“辄~~”

建虏士气低落。

但现在为止,不说阿巴泰偏师军覆没,也不说张存仁的宣化大营被明军一战击溃,只说两次攻城,从玉田到张家口,就一共损失了一万多的兵力,但却一座城池,一粒粮食都没有拿到,这实在是大清这几十年来,从来都没有过的败仗,现在面对宣化坚城和居庸关,还有明军重兵把守的万左卫,满汉众将们都有点迷茫了,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当然了,并非没有人想到撤退,但却没有人敢说出来。

以豫郡王多铎的骄傲,你现在提议撤军,不是在打他的脸吗?他不撕了你才怪呢。

即便索尼鳌拜等黄太吉的绝对心腹,也不敢轻易提出。

军议没有结果,满汉众将谁也不敢提出撤军,在多铎一脸烦躁的挥手之后,众将都屏气凝息的退下,只留多铎一个人在地图前面咬牙切齿。

一连十几日,建虏主力大军在宣化城下动也不动,只是将宣化团团围困,而图尔格、尼堪等十几个将领,分兵十几路,往宣化周边扫荡,清剿仍有明军驻守的一些堡子和可能有人的村庄,尼堪更是一度杀向了万左卫,但在多铎的严令之下,又退了回来。

建虏此次攻击,不为占地杀人,只是为了军粮。到现在为止,建虏大军的粮仓已经见了底子,虽然从蒙古哈刺慎和察哈尔两部勒索到了一些军粮,最初从青边口入塞时,也抢到了一些,但六万大军每日所耗众多,实在是入不敷出,到现在,军粮还剩多少是营中最高机密,除了多铎之外,只有图尔格等有限的几个人知道。

但令图尔格他们失望的是,宣化东面的堡子,大部分都是空的,即便是有明军驻守的堡子,也是守军极少,粮仓里更是没有多少粮食,连续折腾的五六天,大军军粮紧张的困局,丝毫没有得到缓解。

中军帐里,多铎越发焦躁,动辄就是发怒,从亲信奴才到军中大将,一个个都噤若寒蝉。

终于,索尼和鳌拜忍不住了,他们虽然还年轻,还只是两黄旗的后起之秀,但战阵经验却一点都不缺乏,建虏军制,男子十六岁就要上阵当兵,他们各自都有十年以上的军旅经验了,对战阵之事有相当的判断,加上他们是两黄旗,身负黄太吉的重托,知道这样下去,大军会越来越困难,因此不能继续再沉默了,这也是临行前,黄太吉对他们两人的叮嘱–大军征伐,一切都听从豫郡王的命令,但关键时刻,该说的话,你们还是要说的。

索尼和鳌拜求见多铎。

多铎却不见他们。

索尼和鳌拜都是执拗的性子,多铎不见,他们就一直跪在帐门口。

一连两个时辰。

“就让他们跪着吧……”

多铎毫不在意。

无奈,索尼和鳌拜只能退下,再想其他办法劝谏多铎。

索尼和鳌拜刚退下,就听见脚步急促,一名背后插着三角军情的侦骑急急奔入大营,马上骑士到了多铎帐前翻身下马,将怀中的紧急军情交给帐前的牛录额真。

那牛录额真双手捧着军报,急急送回账内。

“啊~~~坏我大事的狗奴才~~”

很快,多铎愤怒无比的叫声,就从帐中传了出来,帐前的白甲兵听得心惊,而大帐内,服侍多铎的奴才们更是吓的跪成一片。

未分类